终端消费低迷 纺织业全线萎缩

2016年前5月,中国真丝绸商品出口9.89亿美元,同比下降9.12%,高出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1.97%的降幅近7个百分点。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13日透露,今年前5月,中国真丝绸商品贸易总额为10.77亿美元,同比下降8.74%。真丝绸商品贸易占中国纺织服装贸易总额的0.98%。前5月,中国真丝绸商品对其主要市场的出口涨跌互现,其中对欧美出口的降幅扩大,但对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出口有所增加。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影响中国真丝绸行业经济运行的因素主要包括世界经济增速放缓、不确定因素增加、发达经济体的增速维持低位等。除此以外,综合成本攀升、国际竞争激烈、环保任务加剧等也仍在考验整个行业的适应能力。进一步加快转型升级是中国真丝绸行业未来发展的关键。随着中国纺织企业转型升级成效的逐步显现,业内预计,下半年中国真丝绸商品贸易将有望得到改善,但面临的下行压力仍不容小觑。

生意社12月5日讯
萎缩的不只是茧丝绸产业,而是整个纺织业。继真丝织造业爆出低迷行情后,棉纺行业又相继传来有价无市讯号,紧接着以聚酯为主导的化纤产业也宣告暴利时代大势已去。

“一位客户刚刚向我们下完订单返回欧洲,就提出削减每宗产品几百件的要求,这在以前的市场上是很难想象的。”广东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事业六部总经理陈跃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一些品种上,海外订单量下降了70%以上。”江苏舜天集团副总经理曹小建表示,与去年相比,纺织品在海外市场特别是在欧美市场的订单大幅下滑、单份订单额度急剧萎缩。

“不赚钱”的状况在纺织业各环节中普遍存在。

棉价高企有价无市

国家棉花监测系统调查数据显示,11月5日,代表内地328级棉价格的国家棉花价格B指数均价28805元/吨,较前一周上涨1849元/吨,涨幅6.9%。

棉价一周一变化。涨价压力不断向棉纱、棉布、棉制品、服装、家纺等下游行业传导,导致下游终端产品价格全面跟涨,但价格涨幅却逐级递减,纺织行业运行风险加大。

对处于行业上游的新农开发、棉花种植和加工企业来讲,棉价的大幅提升有利于公司毛利率的提升以及业绩的增长。不过,也有人士指出,棉花价格的上升伴随而来的是产量的下降,同时,由于籽棉收购价格也同样大幅提升,成本压力对利润的冲击也不容小觑。

对于从事纺织原料加工的棉纺企业而言,通过调高棉纱、棉布的价格转移了部分成本压力,景气度好转,企业利润增加;但棉价的高企也使企业无法确定生产成本,因怕担风险而陷入观望,不敢签订长期订单。

一些大的纺织企业,多依靠前期囤积的库存来应对涨价压力,而一些中小纺织企业在面对高棉价时只能选择减产或者停产,导致棉花有价无市。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而对于处在更下游的纺织服装企业来说,不断高企的成本使得不少企业无法完全消化,不得不提高产品批发价,零售价格的上调必将削减部分终端购买力。

中国棉花协会相关人士表示,棉价上涨虽有供求基本面等因素,但不足以支撑棉价如此暴涨,投机炒作亦占很大比重,导致收购秩序混乱、棉花质量下降,产业难以可持续发展。

茧丝外销订单锐减

以外贸出口为主的丝绸行业,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下,遭遇订单冷门,30%以上的出口锐减额成了行业的常态。高企的各项成本让古老的真丝绸织造业在转型升级热浪中举步维艰。

“今年的出口形势很不乐观,我们公司的出口量起码减少了30%左右。”吴江丝绸协会副会长、鼎盛丝绸公司总经理吴建华这样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安徽京九丝绸和杭州绿冬丝绸等企业负责人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今年外贸出口锐减三成以上。

吴江市盛泽镇被誉为中国四大绸都之一,这里曾日出万绸,衣被天下,是中国丝绸的晴雨表和风向标。然而,据吴江丝绸协会2011年上半年调查资料显示,截止到今年6月底,整个吴江市真丝绸织造厂只剩14家。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以出口贸易为主的吴江真丝绸织造业受到很大冲击,产量直线下降。全市桑蚕丝交织品和纯桑蚕丝织品分别从2008年的2139万米和1765万米,下降到2011年上半年的716万米和566万米,降幅近70%。

特别是2010年下半年以来,由于茧丝原料价格处于高价位、工费成本上升、销售不畅等原因,一些资金实力不足的真丝绸织造企业不得不停机停产,关门歇业,更多的企业为了生存与发展,“转型”投身其它业务。

企业以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为其主要经营目标,当投资回报率低,已无法获利的时候,调整经营思路和产品方向则是必然的选择,真丝绸业萎缩亦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