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端纺织业未见明显好转

今年上半年,纺织市场行情整体呈震荡上行态势。对比2015年下半年纺织指数的单边下滑走势,纺织市场在进入2016年后整体行情明显好转。  今年上半年,纺织市场行情整体呈震荡上行态势。截至6月23日,生意社纺织指数为744点,较年初的722点上涨了3.04%,较2月17日最低点715点上涨了4.06%。对比2015年下半年纺织指数的单边下滑走势,纺织市场在进入2016年后整体行情明显好转。  PTA全产业链价格走升  化纤板块各产品涨跌分化明显。精对苯二甲酸(PTA)产业链在今年上半年“脱颖而出”,成为化纤板块的一抹亮色。该产业链上相关产品价格于1月初迎来近10年最低点后,慢慢进入持续反弹通道,其中PTA价格涨幅为6.83%,涤纶长丝价格涨幅在5%~12%,涤纶短纤价格涨幅为4.96%。究其原因,首先是央行降准、宏观政策偏暖及两会召开成为火爆行情的催化剂,使3月份PTA价格出现明显大涨。其次,国际原油价格重心持续上移,对二甲苯(PX)价格表现较为坚挺,为成本端奠定基础。再次,PTA贸易商套利点价跟进,下游聚酯行业借此炒作跟涨。粘胶行业近几年产能扩张趋缓,2015年触底回升,当前景气度仍在不断提升中,粘胶短纤价格上半年涨幅为5.54%,下游人棉纱价格涨幅为0.08%。  当前,化纤行业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步入深度调整期,锦纶、氨纶的价格则一直处于“跌跌不休”的态势中,价格均创近3年新低。其中,氨纶行业在2014年至2015年经历了新一轮产能扩张后,新增产能密集投放。截至目前,氨纶行业产能已经扩增到64.3万吨,产能增速为13%。但下游需求量增速缓慢,2015年氨纶需求量为39.2万吨,需求增速仅为5.9%。在供大于求的背景下,氨纶价格持续下滑。  棉价呈“V”型走势  上半年,棉花价格整体呈“V”型走势。库存高位、需求低迷,且受春节放假等因素影响,一季度棉花价格一路下滑。截至3月底,棉花(3128B)价格跌至11694元/吨,创下近5年低点。进入4月份,棉花市场行情“触底反弹”并持续上扬,截至6月24日,价格为12727元/吨,短短3个月时间涨幅超过8%。棉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是4月份棉花市场有效供应偏紧,截至3月底,国内棉花商业库存166万吨。相对于往年同期,国内棉花商业库存量较低,且新棉要在9、10月份才上市,同时,棉花抛储时间也推迟到5月3日,引发国内郑棉期货价格在短期内炒作大涨,短短20天时间(4月1日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21日)暴涨超30%,从而带动现货价格上涨。进入5月份,国储棉主导国内棉花市场,成交火爆远超市场预期,给市场增添了信心。截至6月24日,2015/2016年度储备棉累计计划出库97.97万吨,累计出库成交95.33万吨,成交率为97.31%。  同时,下游纱布产销相对平稳,促使棉花价格上涨。截至6月8日,被抽样调查企业纱产销率为99.96%,同比降低0.1%;库存为14.1天销售量,同比减少5.4天。布的产销率为100.45%,同比提高10.2%;库存为34.6天销售量,同比减少20.8天。  茧丝价格后期冲涨成“黑马”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国内干茧市场价格稳定在83250元/吨左右,涨幅1.65%,同比下跌14.09%,行情仍在底部徘徊。但从4月份开始行情有了明显回升,目前,干茧价格91100元/吨,下游生丝价格324250元/吨,两者二季度涨幅均超过10%,成为今年上半年纺织行业榜单中的“黑马”。导致本轮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受广西桑蚕减产消息提振。近两年由于受茧丝长期低迷行情影响,今年作为桑蚕主产区的广西当地蚕农数量持续减少,当地蚕农或弃养桑蚕或重新选择进行其他劳作,当地桑蚕业有进一步萎缩的趋势。据广西地区相关统计,截至5月15日,广西桑蚕种发种量200万张,同比减少20%以上。其次是受天气影响,今年春蚕期间,几个主产区如广西、浙江、江苏地区雨水偏多,而最大的蚕丝进口国印度却遭遇干旱,不良的天气状况严重影响了桑树的生长发育和春蚕质量。  终端纺织业未见明显好转  今年上半年,终端纺织业并不景气。2015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累计2838.49亿美元,同比下降4.9%,全年整体出口降幅远高于全国外贸出口1.4%的降幅。今年1~5月,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额为1010.16亿美元,同比下降1.97%。其中,纺织品累计出口额为433.25亿美元,同比下降0.03%;服装累计出口额为576.92亿美元,同比下降3.19%。可见,纺织服装出口整体仍在下降,未见明显好转。  纺织服装零售继续低迷。5月份以来,服装零售额同比增长放缓,下游消费乏力。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5月,我国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5.9%,较上年同期下降6.6%;网上销售“穿”类商品增长16.2%,较上年同期下降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