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各大服装品牌进军中国校服市场

近日,报喜鸟集团旗下自主品牌BONO,与韩国Hyungji集团的校服品牌elite签约成立合资企业。专业的职业装品牌BONO和韩国市场排名第一的校服品牌elite,将正式联手进军中国校服市场。有媒体指出:中国校服进入品牌时代,以下为中国服装网盘点国内各大服装品牌进军中国校服市场的案例(阅读专题):  英Trutex牵手伊顿纪德,或改写全球校服市场格局  握手、签约、拥抱……2016年2月16日,中国校服第一品牌伊顿纪德与英国校服第一品牌Trutex在中国南京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产品研发、供应链、市场推广、销售渠道等方面展开深入的交流与合作。这也是继伊顿纪德登陆纽约时代广场、彭博商业周刊深度报道后的又一全球战略扩张大动作。    伊顿纪德品牌CEO陈忠与TRUTEX品牌CEO
Matthew
Easter在战略合作协议上签字   作为中国校服引领者,伊顿纪德这一动作自消息透露到签约达成,都受到了行业内外的广泛关注。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伊顿纪德总是先人一步——在“面口袋”时代就率先推行英伦式审美理念的校服;在行业按部就班直面教育系统推广时,伊顿早已开始转变思维,通过大众喜闻乐道的娱乐节目来推广校服价值;在中国校服渐渐开放时,又积极外延,引入更多国际化的校服理念与价值整合,这一次合作来得很及时!  波司登牵手韩国校服品牌做中国市场
  在经历了2015年门店大规模关闭潮之后,国内羽绒服品牌老大波司登,开始将目光瞄准了校服领域。??  2015年12月30日,波司登集团与韩国SMART
F&D公司签约合作,成立校服定制公司,意图共同开拓中国校服市场。??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波司登就开始拓展团购业务,面向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及社会团体推出服装团体定制业务。据该公司表示,两年来,已在能源、电力、交通、教育等行业的服装集中采购有所斩获。??  面对羽绒服业务下滑,男女装业务拓展受阻,校服是否能成为波司登转型的一个方向?    报喜鸟联手韩国校服品牌elite进军校服市场  6月28日,报喜鸟(SZ002154)集团旗下自主品牌BONO,与韩国Hyungji集团的校服品牌elite签约成立合资企业。专业的职业装品牌BONO和韩国市场排名第一的校服品牌elite,将正式联手进军中国校服市场,打破现有中国校服市场格局,为传统的校服市场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    BONO作为职业装品牌,成立于2000年,集设计、生产、营销、服务于一体,年产值超10亿元。BONO有着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点与直营团队的销售能力;16年来,由BONO提供职业装定制服务的企事业单位逾6万家,遍及金融、教育、电力、能源、烟草、通信、交通、行政、地产等各行业。  赖松观点:乔治白进军校服市场要解决的四个问题  对于这次乔治白把业务地图扩展到校服领域的消息,投资界普遍表示看好,校服定制被看作是未来乔治业绩增长的一大带动点,总体量估计超过两千亿。在乔治白内部,招商部门甚至还打出了一个漂亮的旗号:拯救校服就是拯救青春!不过,笔者却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想要在校服领域大干一场,恐怕还有几大问题需要仔细琢磨。    第一问:水太深,如何介入当地校服市场?  校服和童装、青少年运动休闲服饰市场完全是两套不同的体系,社会上拥有渠道资源的经销商、代理商运作好市场化的品牌,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封闭的校服市场上,按传统的“生意规则”出牌就能有好个的结果。校服定制生产相关的利益牵连太多,俗话说就是“水太深”。乔治白以城市为单位运营校服事业要面临的困难可能远比想象的要大。参与校服事业的合伙人在充分竞争的服装生意圈内可能有一定的资源积累,但即便是通过乔治白原有的“公、检、法”大客户关系,合伙人在当地安全、顺利地打入了教育系统,能不能以较低的代价成功拿到订单,这还得打一个问号。  实际上,除了乔治白,国内知名的各大童装企业早就在酝酿进军校服市场。但从以往专门涉足校服领域的童装品牌业务开展情况看,效果并不是非常好。在宁波当地,笔者熟悉的某个知名校服品牌经过多年运作终于占领了部分市场份额,老板一度试图把业务范围扩展到杭州地区的中小学校园,但经过多次尝试,最终放弃。老板感慨:校服的水比我预想的要深得多。  第二问:利太薄,如何找到利润平衡点?  国内的校服供应确实是非常大的一块市场,但校服订单的利润实际上却非常低。这也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来,校服长期没有被市场化的服装品牌进行开发的一大原因。虽然乔治白在资本市场上有职业装第一股的美誉,在商务团体定制,“公、检、法”等机关部门的制服生产方面有绝对的优势,但校服定制市场的利润远不及上述品类的订单。如果乔治白按照以往的“团购大客户思维”运营校服事业,这个项目未必能走得顺利。在现行的教育产业环境下,校服的价格不可能有多余的议价空间。对乔治白和准备参与校服事业的合伙人而言,如何在本来就已经微薄的订单中寻求利润点,这是一个需要智慧来解决的问题。  第三问:品控严,如何解决校服产品质量管控的诸多要求?  童装质量安全向来是国内服装市场的重灾区,这还是质检部门不定期对市场上的童装品牌进行抽查的反馈。目前,国内生产的校服实际上并没有权威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定期监控,大多都是企业自我抽查,校服的质量实际上并没有一个可靠的保障。面对近年来频发的“毒校服”事件,家长和学生更多的是短暂的抗议,最终监管部门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校服质量、校服安全等细节在各地的标准还存在差异,相关的国标安全条例也很缺乏。  按照乔治白的愿景,涉足校服领域的长远目标是打造“中国校服第一品牌”,在这个目标诉求之下,校服的面料采购,加工品质,成衣质量管控等方面将面临更高的要求。当然,这对学生而言是好事,但原本可以就近在加工型企业进行批量生产的校服却要经历更严的品控管理,在利润原本微薄的情况下,这对企业而言却是一个挑战。  第四问:设计难,如何拿出各方满意的产品设计?  不可否认,目前国内各中小学生的校服有提升的刚性需求,但事实却是众口难调呀。通常情况下,各个地区的校服都是由当地教委和校方联手进行“开发”,在服装款式上,大多都会沿袭该校过去多年来的传统校服样式,根本谈不上服装元素的设计。以前因为校方垄断,家长和学生对校服的不满可以默默忍受,但现在不同了,无论是个性化教育的兴起还是社会发展所带来的审美进步,都要求校服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承载更多的熟悉和内涵,现在有知名服装企业要来代劳,搞不好的话,企业在社交媒体上就得面对山呼海啸的吐槽,老板面子事小,但上升到品牌口碑层面,那就“兹事体大”了。

2013年年初,上海市
“毒校服”事件引发各界关注。时隔四年,校服产业是否已有体制监管,从原料采购到加工制造等诸多环节能否透明可信,2亿中小学生着装权益能否保障,本期内容与您共同关注。

今年两会,加大校服改革力度,让更多中小学生穿上好看又安全的校服,再次成了一些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早在几年前,不知哪位网友最先发起批判,列出80后、90后群体的“面口袋”式运动校服各种槽点,就连众人印象中贫穷的非洲学生校服,也比我们更胜一筹。

非洲肯尼亚学生校服

另一方面,亦有少数“面口袋”支持者们扛旗呐喊,指出以往校服虽丑,但在“减少攀比、避免早恋”方面功不可没。一时间,关于校服改革的呼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断。

受不断传入的艺术、时尚讯息影响,国人的审美价值不断提高。愈发饱满的钱包也促使着更多人追求更高层次精神文化需求。

此外,伴随着生活环境恶化、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等问题,社会群众对产品的质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一场势在必行的校服改革由此展开。2015年6月,教育部、国家工商总局等四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并出台国家标准GB/T
31888-2015,从国家层面为校服改革保驾护航。

2016年开学季,辽宁、天津、广东、山东等地陆续开展了校服产品监督抽查,结果显示,不合格项目主要涉及pH值、纤维成份及含量、色牢度等。

2016年底,上海市三部门根据《意见》,从安全、生态、舒适、环保四个层面予以更为细致的高标准要求。通过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响应新政,加强对校服行业的监管,指导帮助校服生产企业加快升级改革以平稳“渡关”,为全国其他省市树立了执行典范。

这场势不可挡的校服行业变革,也不乏众多实力企业参与。

2015年4月,经过多年筹备计划,乔治白公司成立校服子公司,并打出“拯救校服就是拯救青春”旗号,逐步开启温州、上海、厦门、河南等地区校服市场。

面对羽绒服业务下滑、男女装业务拓展受阻,2015年12月,波司登集团与韩国企业签约合作,成立校服定制公司,意图在在校服市场分得一杯羹。

波司登集团飒美特公司校服

2016年6月,报喜鸟集团旗下职业装品牌BONO,与韩国市场排名第一的校服品牌elite签约成立合资企业,联手进军中国校服市场,试图为传统的校服市场注入一股新鲜血液。

韩国校服品牌elite

2016年8月起,童装品牌贝贝王国所属公司,杭州中赛实业有限公司成立学生装项目部,本着“着装育人”的理念,秉承创新原则,针对学生特点,融入高科技元素,创新研发学生装专属面料,全力打造优质、舒适、时尚的学生装产品。

2016年秋季入学时统计,全国中小学生数量超过2亿人,校服市场规模巨大。作为众多企业的新盈利增长点,缓慢起步的校服市场发展潜力惊人,繁荣之景已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