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之乡遭遇转型困境 年产文胸3亿件无一家上市公司_资讯_服装工业网

同受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电商冲击等影响,内衣行业却与服装业整体低迷的状况相反,始终保持了较好的增长势头。去年以来,多家本土内衣龙头企业先后登陆资本市场,并不约而同地抛出品牌和门店扩张计划,通过加盟、直营的方式圈地扩张。  不过,处于内衣产业链前端、从事内衣生产和加工的厂商日子并不好过,内衣厂倒闭的消息也不时传出。近日来到被外界称为“内衣之乡”的广东汕头谷饶镇走访发现,产品雷同、人力成本增加、厂家众多压缩竞价空间、原材料价格走高等问题,将一众内衣厂商推向转型升级的关口。  行业洗牌加剧  据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内衣市场年销售额在1000亿元以上,且每年以近20%的速度增长,高于纺织服装行业过去十年年均18%的复合增速。  “中国的内衣消费者正由启蒙期步入觉醒期,健康、性价比等越来越受消费者重视,所以内衣产业迎来了阶段性的爆发。但是总体还是产能过剩的,尤其是内衣厂数量很多,都是低端制造,
行业整体面临洗牌。”和君咨询服装事业部合伙人李金良向记者说道。  对于内衣生产加工厂商来说,这一洗牌效应最为明显。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内衣之乡”谷饶,目前已初步形成完整的针织内衣产业链,镇内针织内衣生产经营场所近3000家。  走在谷饶街头,随处可见内衣OEM、ODM广告牌,这些广告牌印着身穿各式内衣的美女照片,以及工厂的地址、联系电话。这里的内衣厂大多由三到五层的居民楼房改造而成,集生产、生活、住宿为一体,小厂只有三五个员工,大厂则达300人至500人。  有十年从业经验的内衣指导张丹告诉记者,与前几年不同的是,谷饶镇内即便是大厂,白天出入者也不多,进厂的货车也屈指可数。  “以前工厂总有做不完的货,现在抢订单的工厂太多了,价格一个比一个低,但是人工、材料成本反而比以前高,”刚从老东家离职的张丹说,“我们工厂过段时间就会关门。厂长也想做一些自动化生产线,做高端内衣,但是成本太高,而且其他厂家也都这样转型,但也很难赚到钱。”  对此,中投顾问轻工业研究员熊晓坤分析指出:“近两年定制化产品成为一大趋势,这就要求内衣厂商在产品质量、技术以及管理方面有较大的提升。但是大量厂商没有能力进行技术、设备投入,所以订单量骤减,濒临破产。”  终端圈地竞赛  行业剧烈洗牌的同时,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龙头企业先后登陆资本市场,并迅速圈地扩张。  初步统计,目前在A股上市的内衣企业有健盛集团、汇洁股份,登陆H股的有安莉芳控股、都市丽人、维珍妮,而腾飞科技、闺秘雅、诗曼芬、亲闺蜜语则分别在新三板、四板挂牌。  “行业市场集中度低,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能借助资本的力量拓展市场,而并购是实现扩展的一种较优手段,行业未来可能迎来一场并购战。”熊晓坤告诉记者。  长江证券研报指出,由于行业整体生产工艺较成熟,而产业链的整合又需要较强的资本实力和较长的时间资本,因此我国内衣行业短时间内突围的关键在于“终端为王”。  企业拓展终端店面的方式分为加盟店和自营店两种。其中,以汇洁股份为代表的企业选择自建产能、自制生产,旗下全部为直营店,2014年至2015年新增门店不足百家。  以都市丽人代表的企业选择“加盟+直营”,数据显示,2013年底都市丽人旗下的加盟店、自营店数量分别为5069和721家。到了2015年底,这一数字增加到6937家加盟店和1121家为自营店。都市丽人首席财务官余振球此前透露,都市丽人仍计划今年新开1000至1100间分店。  在熊晓坤看来,加盟和直营各有利弊,带来的行业监管难度也不同。其中,“直营是重资产模式,在固定资产、人力等前期投入较大,回收周期较加盟店长,但这种模式企业对门店的把控能力较高,由于企业内部对门店能进行较强的管理,所以行业监管的负担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减轻。”  相比之下,“加盟是轻资产运营,门店在较短时间内能快速扩张,帮助企业抢占市场份额。但加盟店管理难度大、成本高,同时给行业监管带来较大挑战。”他说。

近年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大,我国沿海地区以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为代表的一些企业受到了较大冲击,成衣制造业首当其冲。广东汕头的谷饶镇素有“内衣之乡”之称,其产品远销海内外。2014年的数据显示,该镇文胸产量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12%。但这么有实力、有影响的一个地方,拥有3000多家内衣企业,却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如今,谷饶镇的内衣企业面临怎样的问题?转型过程中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呢?

“以前肯定赚钱,不然哪来的这么一栋楼?这也是靠内衣赚的,那时候一年赚100多万元。”4月28日,李兴成指着身后的厂房告诉记者。这是一栋5层楼高的厂房,但里面已见不到一位工人,这家有着20年历史、饱含李兴成心血的服装工厂在今年倒闭了。

李兴成所在的谷饶是广东汕头市十强镇之一,着名的内衣重镇,有“内衣之乡”美誉。这里出产的内衣,远销海内外。仅去年,谷饶就生产文胸3亿多件。

然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谷饶面临着严峻的转型升级难题。内销方面,面临的是产能过剩的市场,激烈竞争下,低价格的仿制品横行;外单方面,人工成本、管理费用等逐年上涨,但接单的价格却越来越低。

面对各种压力,企业也在探索转型之路,除技术创新、提升接单质量外,有企业还跨界进军教育,将部分厂房改造为学校。谷饶镇政府称,目前正通过引进先进设备、与科研机构合作进行创新产品开发等一系列举措,推进谷饶针织内衣产业发展。

2014年文胸产量占全国12%

谷饶位于广东汕头市潮阳区内,面积约7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总数超过20万人。镇如其名,在粤东这块土地上,谷饶说得上相当富饶,这里的楼房多数在三五层以上,穿行街道的私家车也如过江之鲫。

走进谷饶街道,竖立在各栋大楼门口的招牌,也揭示出谷饶资本原始积累的来源。它们似乎都有统一的格式,大多红底金字,主体部分为“XX内衣厂”,小字标注“生产各种款式内衣”,尾部留有联系电话及传真。

据谷饶镇政府相关人士介绍,“内衣之乡”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目前已初步形成从捻线、经编针织、电脑绣花、洗染、后整理、加工成品、附件到辅料等多个环节配套成龙的完整针织内衣产业链。

在谷饶,内衣生产分为内销及外单。所谓内销,即企业生产自主品牌内衣,而后找经销商;外单则主要承接国外内衣品牌的贴牌生产,外单按地域分为中东单、南美单以及欧美单。

4月28日,记者从谷饶镇政府获得的数据显示,目前,镇内共有针织内衣生产经营场所近3000家,其中企业近1000家,小作坊2000多家。拥有注册商标4000个,专利授权量90个。拥有国内外先进水平、涵盖针织内衣业各个生产环节的机械设备6000多台。全镇去年生产各类文胸3亿多件,内衣等家居服饰系列约为2亿多件,内裤1.5亿件。

《经济学人》杂志报道,根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2014年中国内衣产量占世界总量的60%,达到29亿件,其中谷饶生产的文胸产量占了全国产量的12%。

即便如此,据记者了解,目前当地尚未有一家上市公司。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大多数内衣厂面临着内忧外困

李兴成的内衣厂是典型的内销型企业,从家庭作坊起步,至今已20年有余,巅峰时期超过100名员工,年利润超过100万元,但今年却黯然关闭。

“没法做了,市场竞争太大,没有多少利润空间,虽然产品卖出去还可以赚一点点钱,但是回头一看,大部分货都积压在厂里,就不敢做了。”据李兴成介绍,利润空间缩小,主要体现在人工成本的上升以及恶性竞争导致的产品价格过低,在这双重挤压之下,利润所剩无几。

人工成本的上升,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目前普遍面临的难题,谷饶也不例外。在这里,一线员工工资从每月不足2000元增长到目前至少3500元。